办公家具,家具,家具厂,广东佛山顺德办公家具厂家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前进的道路上,东莞家具业在变革中成长

2018/9/21 11:11:37      点击:

来源:东莞经济网

    “以前传统的单一靠制造产业,单纯以性价比来获得竞争优势已经不符合市场的主体。”

    东莞老牌家具企业美迪家具常务总经理黄富龄在感受这几年行业变化后发出这样的感叹。正如黄富龄所言,东莞家具产业正经历着转型的阵痛。近年来在产能不断扩大的背景下,家具业在东莞的发展不免让人捏了一把汗。一方面,它的成绩单并不好看,2016年和2017年,东莞家具制造业规上工业增加值连续两年增速为负值。另一方面,成本、渠道、环保等因素正成为企业利润增长的障碍。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到如今,家具业在东莞整整发展了三十年,也不免如其他传统制造业一样迎来转型的阵痛期。站在时代和变革路口,对家具企业而言,依然是挑战与机遇并存。在新一轮的洗牌期,注定有扎根多年的著名家具厂衰落,也有投身中小型家具企业整装待发,释放出更大的市场能量。东莞家具又到了一年变革的时候。

    砥砺前行三十年

    有人这样评价家具业在中国发展的三十年,“中国家具业的发展,在90年代、00年代、10年代,每个阶段都曾经历艰难险阻,也拥有自身的时代特性。”今天说起家具业,大多人只知道它过去辉煌的一面,赞颂它如何缔造千百亿的产业传奇,如何带旺连绵十公里的家具大道。但是,产业的发展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产能快速拓展的背后是行业多次洗牌,其中不知多少企业沉寂下去,又有多少企业贡献了创新思维和工匠制品。以史明鉴,回望昨日,方可知今天如何前行。

    说起家具业,自然少不了东莞。行业内素有这样的说法,“全球家具在中国,中国家具在东莞。”可以说,东莞的家具业发展史就是中国家具发展的缩影。虽然历经起起伏伏,东莞每个十年都把握机遇,一路前行。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占据改革开放的潮头浪尖的东莞,顺理成章成了中国最直接对外的窗口,一大批来自港台的家具企业从东莞厚街、大岭山等地拔地而起。这一时期,企业还没品牌的观念,而是急着于谋出路。家具大道的崛起,带来家具展会的蒸蒸日上,东莞家具业以“中国家具制造之都”厚街和“家具第一出口镇”大岭山两个拳头,逐渐参与到世界制造体系中去。大量从海外与香港带来的图纸,经由中国仿造,再经东莞销往世界。

    到了2000年,新纪元随之也带来新变化,也迎来新的转折点。一向以廉价资源、廉价土地和廉价劳动力“三廉”为优势的家具制造也因成本的日益上涨而竞争力减弱。幸好,企业开始花心思在成熟样本基础上的小改造,虽然生产技术、市场审美、设计力量仍然薄弱,但这微小的变化,却像是星星之火,撩动了整个家具制造业的未来。

    转眼到了2011年,“创新”二字开始被频繁提及,国产家具品牌也逐渐崭露头角,除此之外,对国外品牌的改良也迎合了部分市场。随着技术支撑,在材料研发上,有了更为广泛的选择性,金属、纤维以及各类合成材料开始逐渐取代木头,家具行业正式迈向新的台阶。

    东莞家具的发展史,总是在不断的转型和创新中缔造奇迹。2018年,中国家具行业又出现了环保、整装、新零售、轻奢等关键词。在“美丽东莞”、绿色发展、智慧生活的美好宣言下,东莞家具业又是踏上了行业变革的新征程。

    变革之时

    东莞的家具制造商正实实在在地感受这几年的变化。

    实际上,这几年家具制造商们的日子并不好过。2011年以前,家具行业的利润的利润普遍较高,纯利润可以达到30%-40%,但从前几年开始,家具行业的普遍利润就只有15%-20%,低则只有3%-5%。

    首先是行业存在的污染问题。为建设“美丽东莞”,今年以来,东莞实行史上最严“环保风暴”,虽说是好事,但不少企业难抗经营压力。

    今年年初宣布停产的家具巨擎台升家具透露,环保监测日益严格是企业停产的原因之一,除此之外,订单减少、业绩下滑,也让这个扎根三十余年的家具企业难以为继,最终还是没能跨过2018年。

    家具制造过程中,木屑粉尘多,喷涂工序产生的污水多废气达标排放一直是行业内老大难的问题。过去两年,台升家具厂被罚款次数竟有五次之多。这是罚款次数,平时应对环保检查,投入的环保整改资金和人力物力,细想之下成本十分巨大的。

    其次,摆在前面的是生产成本的上涨。以实木家具为例,卖场终端商品价格在近几年的上涨率为5%-10%,但实木原料价格却已经上涨了40%-50%,这还不包括配件、人工等其他生产成本的上涨。

    在外销市场不景气、原材料成本不断提升的背景下,家具制造商们需要节流,更需要开源。许多东莞老牌家具企业也深感过去的发展方式已经不再适合当前的市场,不转型只有死路一条。生产成本的上涨已成定势,要是在材料和质量下动脑筋无疑是自寻死路,只有更注重于创造和设计,更加向消费者的需求靠拢才是精兵之道。

    有企业家表示,九十年代东莞的低端制造还能占据优势,是因为九十年代正处于改革开放的十年,中国刚刚从物质匮乏中转变过来,整个社会上对家具的认识是很模糊的。有句话说,有间房子就是有了家,有套沙发叫豪华,豪华是这样的一个概念。那个时候对家具可以说是零要求。

    但是,随着消费升级的到来,个性化的时代来临,家具变得更为抽象、更为概念化,企业需要迎合来自不同消费者的需求。广州大学美术与审计学院党委书记及副院长吴宗敏曾开玩笑道,“以前的家具就是四条腿,两个扶手,一个靠背。现在很多家具四条腿没有了,靠背也没有了,扶手也没了,但你能说它不是家具吗?它就是家具”。

    扎根东莞三十余年的家具产业,在经历了多年的高速增长过后,正处于转型升级的重要时期。变革之际,机遇与困惑同在,是在洪流中被裹挟、被淹没,还是能够傲立潮头,就看企业能不能在风云变幻中抓住发展的绳索。

    定制化是一场革新

    如今,摆在东莞家具企业面前的转型之路已经非常明显,家具业其实最大的脉络是创新,其本质不是劳动密集型产业,而是创意产业。除了拥抱设计,定制化也成为东莞家具产业转型的重要路径。东莞家具企业正寻求一场自我革新。

    定制,是传统产业向高端产业转型的殊途同归之道。至少在十年前,定制家具就已经在路上。过去企业通过规模化的生产降低成本,提升利润。然而定制模式之下,企业则需要借助专业软件和自动化生产系统的配合,让定制服务能够低成本、高质量地提供给终端消费者。2016、2017年,定制已经成为家具业的热点,并在2017年达到高峰,被视为目前家具行业最大的风口。

    对定制的拥抱程度,可以从目前成功转型的家具企业中窥探一二。如天一美家在去年它的定制业务就达到了总营业额的40%,迪信傢具近年来从传统的家具制造逐步向定制家居转型,城市之窗也在定制家具领域探索出“家装工业化、整装智能化”的新模式。

    黄富龄表示,“现在几乎没有不做定制的企业”。用现在流行的话说,“现在的家具企业不是已经发展成为了定制家具企业,就是走向了定制的路上”。随着房价的极速上涨和对品质生活场景的追求,空间利用率提高以及审美的提高催生了定制家居的巨大市场。定制作为家具制造企业截留客源、提高客单价、促进销量的一种方式,能够极大程度满足消费的升级下当代人对个性化的需求。比如客户以前可能只买一个茶几,有了定制以后,就能让客户把整个客厅买下来。

    定制家具的门类已经从橱柜、衣柜、地板等单品家具向全屋定制时代迭代变更。自在工坊销售经理李浩说,全屋定制不是简单的修改尺寸,而是需要针对需求精准打造。需求以客户为中心,进行设计能力和生产能力的适配,在这方面,在东莞家具领域有着深厚积累的东莞家具制造商具有极大优势。

    其次,东莞已经形成了一个从建材到家具、电器、软装、互联网的大家居产业集聚区,产业集聚、业态完整和配套齐全,让东莞家具企业能够提供价格更合理、品质更高、售后更完善的服务。

    “过去是机会的年代,是英雄的年代;现在是信息的年代,是资源整合的年代,是快速变化的年代”。正值而立之年,东莞家具业更应奋勇直追、厚积薄发,在快速变化的家居行业趋势之下,建立起直接服务终端消费者、满足终端消费者需求的市场意识,才能在不断变化的市场中抓住一个又一个的发展机遇,实现企业的转型升级。

tag: 办公家具办公家具定制办公桌办公椅办公屏风办公沙发文件柜会议台